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传统文化的夜空,诗词歌赋也是那么星光灿烂_人文频道_

发布日期:2020-06-04 04:43   来源:未知   阅读:

喜欢安静地我做不了别的事情,唯一能做别切爱做的事情就是读书,自卑的心是被书本上小说里的的各种各样的角色治愈的,孤独的梦想是被心灵鸡汤浇醒的,而今天的内心的安静平和是被经典的传统文化教育出来的。

在浩瀚的书海中,读过的书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本,好在喜欢背诵诗词,古人的爱恨情仇喜欢写到诗词里含蓄的表达,比如《汉乐府诗集》,“汉乐府”是汉代掌管音乐的官署,主要负责收集民间诗歌和乐曲,后来人们把由它收集来的配乐民歌或一些文人模拟这类民歌所写的作品统称为“乐府”,“乐府”也就成了一种诗歌体裁,《汉乐府诗集》是一部成书最早、收录我国古代乐府歌辞最为完备的诗歌总集。

一《汉乐府》的诗歌的魅力之《迢迢牵牛星》两汉:佚名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这首诗的意思用现代语言习惯表达是这样的意思:在银河东南牵牛星遥遥可见,在银河之西织女星明亮皎洁,织女正摆动柔长洁白的双手,织布机札札地响个不停。一整天也没织成一段布,哭泣的眼泪如同下雨般零落,这银河看起来又清又浅,两岸相隔又有多远呢?虽然只相隔了一条银河,但也只能含情脉脉相视无言。

整首诗借助牵牛星和织女星两个星宿来写牛郎织女的爱情,牵牛星即“河鼓”,在银河东,织女星又称“天孙”,在银河西,与牵牛相对,在中国关天牵牛和织女的民间故事起源很早,《诗经?小雅?大东》已经写到了牵牛和织女,但还只是作为两颗星来写的。而在曹丕的《燕歌行》,曹植的《洛神赋》和《九咏》里,牵牛和织女已成为夫妇,曹植《九咏》曰:“牵牛为夫,织女为妇。织女牵牛之星各处河鼓之旁,七月七日乃得一会。”这是当时最明确的记载。

在《古诗十九首》中的这首《迢迢牵牛星》写牵牛织女夫妇的离隔,它的时代在东汉后期,略早于曹丕和曹植,在东汉末年到魏这段时间里,这首诗写天上一对夫妇牵牛和织女,言牵牛曰“迢迢”,状织女曰“皎皎”,迢迢、皎皎互文见义,不可执着。牵牛也皎皎,织女也迢迢,以迢迢属之牵牛的诗歌语言的微妙于此可见一斑,称织女为“河汉女”是为了凑成三个音节,而又避免用“织女星”在三字。。

“河汉女”的意思是银河边上的那个女子,这说法更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个真实的女人,而忽略了她本是一颗星。“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这十个字的安排,可以说是最巧妙的安排而又具有最浑成的效果,古人的智慧和才华隐而不露却又情真意切,几个字即描写了夜空的美,又写出了古人对美好爱情的祝福和向往。

二一代枭雄曹操父子的星光夜却别有情致,我们先来欣赏才子曹丕的《燕歌行》